喚醒快樂的自癒力!音樂治療師邱雯琪:情緒都該有出口,抱怨不代表不愛了…

喚醒快樂的自癒力!音樂治療師邱雯琪:情緒都該有出口,抱怨不代表不愛了…

672 views

音樂治療的本質是陪伴,重點不是在營造的環境裡可以哭,而是幫助人們明白有情緒是健康的,當人們真心接受自己時,就能恢復自癒的能力。


記者蕭令婕 / 採訪報導

在一個風光明媚的午後,一個活潑的女孩將受訪的地點從咖啡廳改到公園的草地上,她笑說:「我們常常接觸個案的情緒,有時候也會被個案的情緒影響,所以真的很需要有這樣的時間曬曬太陽、接近大自然,讓自己的心休息放鬆一下。」她是音樂治療師──邱雯琪。

根據美國音樂治療協會(American Music Therapy Association)定義,音樂治療是由有證照的音樂治療師以音樂為工具,根據臨床和實證過的音樂療程為個案設定客製化的目標並協助達成。治療師從病人的音樂反應中來評估情緒、身體健康、社交與溝通能力,並提供支持與協助。

邱雯琪分享,她從小學音樂,高中時外公生病,她很想做些什麼,卻不知道能做什麼,剛好聽到一位音樂治療師的工作分享,開啟了她的音樂治療師之路,「雖然很多學音樂的人會覺得『我要為藝術奉獻』,但是我當時就覺得,音樂是來點綴我們生活的,我想要用音樂來服務人群。」

在這裡可以安心哭泣  人有情緒是健康的

「我覺得音樂治療師的本質是陪伴,當然我們有很多的專業訓練、理論、方法,但我覺得這些東西都奠基在陪伴的這個本質上。」邱雯琪說,她接觸過各個年齡層的個案,她會依個案需要,營造不同環境來陪伴,使個案能放鬆。「音樂治療沒有一定的範本,針對不同的族群也會需要營造不同的氛圍,像是有些人會比較需要有主見的治療師,他們的領袖魅力可以帶出個案的信任」。

圖片提供:邱雯琪

邱雯琪舉例,曾有一組團體是生病家人的照顧者,在一般人眼裡他們健康沒病,卻是情緒需要關照的高風險族群,他們承受了許多壓力,「音樂治療營造一個安心的環境,讓他們知道這裡是一個不用擔心被社會眼光審視的地方,你可以在這邊說任何事,甚至抱怨你照顧的那個人,明白有這樣的情緒是正常的,並不是因為你抱怨了,就是不愛你的家人。」

她分享到,在這個團體中,有個一開始看起來「最正常、最強勢」的人,到後面的幾堂課甚至會流淚,因為他之前都在武裝自己成為那個「最堅強的照顧者」,邱雯琪說:「有時候我們會擔心別人的看法,不想面對自己有負面情緒,重點不是在營造的環境裡可以哭,最終的目的是幫助這些照顧者知道自己這樣的情緒是健康的,當他們真心接受自己時,即使離開營造的環境,他們的身體還是可以幫助他們找到一個適當的地方發洩,也就能恢復自癒的能力。」

療癒從同理開始 輔導中更深的認識自己

邱雯琪說,很多人都會覺得音樂治療師的工作很偉大,但是對她而言,反而是這份工作幫助她的人生更加茁壯,「這個工作一直提醒我:『人有很多種』、『人是很有韌性的』這對我的人生來說很重要。」邱雯琪認為,生命可以影響生命,當她看到一個個案的生命茁壯的時候,就會讓她有信心幫助另外一個個案,「我覺得治療師最耗心力的地方是會吸收一些人的情緒,有時候這些情緒也會影響到自己,然後就要去排解。」

她分享,一開始工作的時候,曾在自己有經濟壓力時,遇到一位經濟富裕但卻為此煩惱的個案來諮詢,「當治療師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去同理對方,但是我當時真的沒有辦法同理看待他遇到的問題」,最後她只好將個案轉介出去。「有時候我能在個案上面得到一些體悟,有時候自己生命會有一些問題,當我經歷了之後,以後就會知道怎麼幫助別人克服,在這個過程當中,可以沉澱,然後更認識自己。」

苦難是養分 音樂治療中找回自癒力

有治療師說:「我們經歷的苦難、自我懷疑,都是治療師最好的養分,雖然聽起來好像有點辛苦,但我覺得也不是只有治療師才會經歷這些,而是人生就是會有這些過程。」邱雯琪說,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復原的能力,像是你今天心情不好一定會找些自己快樂的事來做,只是我們幫助的對象忘記該怎麼做,我們在某個程度喚醒他這個能力而已」。

邱雯琪笑說,治療兩個字太嚴肅了,她的工作其實就是一個陪伴的過程,在一個讓人感到信任安心的氛圍中,希望個案能找回原本存在,但卻被遺忘的復原能力,「雖然我也會有工作很挫折的時候,但我還是很喜歡這份工作,因為我覺得那個過程中常常收穫最多的就是我自己!」

 

推薦閱讀:

如何修復心碎?! 給自己重生的機會

心裡的痛身體都知道,快樂需要刻意練習

療癒-從認真的悲傷開始

不要當自己是不起眼的小花,在我心中你無比鮮艷

Slider

延伸閱讀

大家都在看
訂閱果子
捐款贊助

因為有您,我們可以做得更好!

文章分類

果子專欄

愛的解答站

Slider

追蹤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