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者不懼!戰火前的音樂演奏家

愛者不懼!戰火前的音樂演奏家

202 views

愛的相反並非恨,而是冷漠。在自己的位置和影響力上,站立出來,就是向這個世界發出訊號,傳遞愛的力量。


撰文 / 沈桓寬

2022年3月9日,世界知名的華裔大提琴家馬友友,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的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館前,獨自站在牆外演奏。當路人詢問時,馬友友說:「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做點什麼。」他是為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,發表了不認同的聲音。

圖片來源:華盛頓電視台WUSA9影片截圖

 

大提琴巨擘 羅斯托波維奇 以奏嗚曲見證冷戰終局

有人以此和另一位已經去世的大提琴泰斗羅斯托波維奇相提並論。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時,他在現場演奏巴哈無伴奏大提琴奏鳴曲,一時傳為美談。

俄羅斯裔的羅斯托波維奇,不僅是知名的大提琴家和指揮家,也是人權鬥士,曾為了庇護索忍尼辛而遭到政治迫害,在一九七四年偕同妻女流亡巴黎,前蘇聯當局也撤銷他們的公民資格。很長一段時間是無國籍人,卻以無國界的音樂造詣贏得極高名聲及友誼。人們邀請他在柏林圍牆倒塌的重大歷史時刻,以最抒發人類心靈的音樂,代表人們的良知,向世界發聲。

槍林彈雨中 用音樂撫慰人心的 韋德蘭.斯梅洛維奇

其實,我還想到另一位音樂家,也曾經在另一個世界苦難的時刻,以手中的音樂表達心中的悲傷和安慰。

西元 1992年,波士尼亞的首都賽拉耶佛,發生了現代戰爭史上歷時最久的圍城戰役。事件起因是南斯拉夫解體之後,波士尼亞內部各民族的獨立爭議。將近四年的時間,曾經人文薈萃的首都賽拉耶佛成為人間煉獄。

槍林彈雨之下,食物嚴重短缺,人人自危的時刻,一位穿著正式演奏服裝的男子,卻走上街頭,坐在已經成為廢墟的廣場上,開始演奏大提琴。
他的名字,叫做韋德蘭.斯梅洛維奇。

1992 年 5 月,一群排隊等著領取救濟麵包的婦孺們,無故受到迫擊砲轟炸,導致二十二人死亡。賽拉耶佛愛樂管弦樂團首席大提琴手的韋德蘭.斯梅洛維奇從自家窗口目睹了這一切的發生,恐懼、憤怒和無奈等情緒湧上心頭。他決定以自己的方式為這些無辜的受難者哀悼。

為了悼念這二十二位受難者,韋德蘭.斯梅洛維奇來到事件發生的廣場上,坐在瓦礫間、伴隨著煙硝味,他開始演出巴洛克時期義大利作曲家阿比諾尼的《G 小調慢板》,在砲火四射、爆炸不斷的街頭,一連演出二十二天,為賽拉耶佛圍城戰役的二十二位犧牲者送行。此舉感動了全世界,也象徵著廢墟中的希望。

英國作曲家大衛.懷爾德曾為此創作了一首大提琴獨奏曲《賽拉耶佛的大提琴家》,並由大提琴家馬友友在1994年英國曼徹斯特國際大提琴音樂節上演出。馬友友在演出完畢之後,邀請台下的韋德蘭.斯梅洛維奇一起上台,接受大家心有戚戚的共鳴掌聲。

戰火何其無情 忘卻生命至上

萬萬沒有想到,在經歷兩年新冠肺炎的震撼摧殘,終於好像看到一點隧道口的亮光之際,竟然是槍砲聲帶來另一場人間浩劫。戰爭何等殘酷,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,已造成多少人的死亡,多少家庭被拆毀,多少人流離失所。政客著眼自己的政治利益,視百姓如芻狗的,豈是天地不仁,實人性之貪婪黑暗也。俄侵烏之戰爭死亡人數豈止數千數萬倍於塞拉耶弗,馬友友以他手中的大提琴送出他的不平之鳴,給了我們重要的提醒。

1974年的羅斯托波維奇為同胞人權發聲,1989的柏林圍牆前演奏,1992年韋德蘭斯梅洛維奇塞拉耶佛街頭的悲傷演奏,1994年馬友友與韋德蘭的同台,2022年馬友友在華盛頓特區俄國使館前的演奏,在歷史長空中,連成璀璨的光河,遙相輝映,高舉生命至上,拒絕逼迫殘害的人類普世價值。

愛的相反是冷漠 請盡已之力 為愛站立

愛的相反並非恨,而是冷漠。在自己的位置和影響力上,站立出來,就是向這個世界發出訊號,傳遞愛的力量。羅斯托波維奇、韋德蘭和馬友友的世紀樂音傳承如此,地震、風災的愛心捐款出力如此,向世界和社會的不公不義挺身站出發聲如此,也是如此。

我們都可盡力貢獻所有,表明世界和社會的悲劇,不與我無關,我不沉默。用手中之筆,口中之聲,囊中之銀表達心中的理念,每個人都可以站在自己位置,送上自己的心意,涓涓細流仍可匯聚成江海,帶來力量,為我們的世界、國家、社會帶來溫暖和希望。

 

推薦閱讀:

愛要及時,一個擁抱勝過千言萬語

比夢想更重要的事:活著是為了相愛

改變世界的小小英雄群

沒有一個黑夜是永無止盡的,這是一個事實,一個永不更改的盼望

Slider

延伸閱讀

大家都在看
訂閱果子
捐款贊助

因為有您,我們可以做得更好!

文章分類

果子專欄

愛的解答站

Slider

追蹤我們